數字賦能醫療行業

博恩富克    業界新聞    數字賦能醫療行業

隨著數字技術在各行業的不斷滲透,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化信息技術為醫療服務、保障,以及藥品生產流通等領域帶來深刻變革。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在線診療、大數據、人工智能、5G技術等成為抗擊疫情的技術擔當。尤其是,大數據智能化管理成為醫療機構推進工作的有效手段,在行業管理者眼中,現在正是加速新技術在醫療領域應用場景落地的有利時機。不過,醫療機構在踐行數字化醫療的道路上,有收獲,也有疑惑。

慢病管理是互聯網信息技術的重要應用場景

數字化信息技術會給醫療健康行業帶來哪些變化?

“面對信息化的沖擊,我們應作出幾方面改變,一是以患者為中心的智慧服務,二是以提高醫療質量和效率為中心的智慧醫療,三是實現醫療線上管理、精細化管理的智慧管理。”青島大學黨委醫學部工委書記、部長王新生在近日由上海創奇健康發展研究院主辦的“數字技術,改變醫療”2020衛生政策圓桌會議上介紹,青島已從就診模式上做了相關探索,例如改進預約診療、智能語音錄入系統、云膠片、無紙化病歷,建設完整的信息化分級診療平臺、臨床醫療決策支持系統、物聯網智慧血液管理方案系統、計算機輔助手術屏和外科智能顯示系統、高級三維影像后處理系統、臨床合理用藥支持系統、醫學知識庫、臨床科研大數據等。

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萬軍看來,互聯網和信息技術在慢病管理領域有著極其重要的應用場景。例如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提出了醫療救助服務體系理念,通過穿戴設備人工智能和快速診斷,及時干預,實現救治資源有效及時的配置。同時還提出“慢病管理+主動健康”的內涵,即通過可穿戴設備和人工智能的輔助手段,再結合慢病檢測管理,從而改變被動的就醫模式,實現未病先防,慢病準治,重病早治,急病快治。

對于慢病管理,廈門也有著一套自己的經驗。廈門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蘇妙玲介紹,廈門市醫療資源相對缺乏,三級醫院與基層醫療機構較二級醫院多,針對這些特點,當地采取了分級診療和信息化建設緊密結合,同時進行有機應用的辦法。“廈門市民健康信息系統從2007年就開始運作,將廈門六個區的三級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進行改革,并圍繞分級診療實施‘慢病先行,三師共管’,即以患者為中心,大醫院的??漆t師和基層的全科醫師、健康管理師通過簽約服務,為患者提供個性化的管理。”蘇妙玲表示,“三師共管”把簽約的患者通過信息化進行標識,利用數據平臺,在日常檢測和公共衛生隨訪中同步進行規范化管理,提高管理效率。同時,擴增社區常見疾病病種。蘇妙玲介紹,目前廈門95%的常住人口都擁有全方位、全周期的終身電子檔案,居民可通過多種方式查閱個人健康檔案,累計使用率較高。

衛生經濟和衛生政策專家、上海創奇健康研究院執行理事長蔡江南表示,在我國,信息化在醫療健康領域應用較好的地區包括廈門、深圳等,廈門將信息化技術運用在了居民急需的地方,使分級診療真正落了地。

“數據大”還是“大數據”,直接影響數字醫療進程

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讓我們看到,醫療模式已發生改變,醫患不見面也可以實現診療。依托互聯網平臺,借助信息技術,可實現不同地區多位專家圍著一位患者服務的場景。“這都建立在醫療健康信息共享、檢測結果互認共享的基礎上。”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所長高解春強調,衛生信息共享是互聯網醫療與智慧醫療的基礎,而這也恰恰是我國互聯網醫療與人工智能醫療進一步發展的最大瓶頸。

上海徐匯區中心醫院執行院長朱福坦言,基于信息技術支撐的互聯網醫院目前普遍呈現“外熱內冷”的狀態,醫院缺乏內在動力。“截至目前,上海有24家醫院拿到了互聯網醫院執照,全國從5月底到現在增加了約290多家互聯網醫院,但總體增長量仍低于預期。”朱福分析,原因主要在于,出于隱私保護,大多數省市沒有統一的衛生信息平臺;社區、區級、市級醫院使用的信息語言缺乏標準化,衛生信息質量不高,數據的互聯互通互認程度不高;龐大的衛生信息庫在歸屬、開放、利用程度方面均較低。

“‘數據大’與‘大數據’不是一個概念,‘數據大’是總量很大,‘大數據’是指所有數據有序、相關聯。”朱福強調,衛生信息政府獨享,個人隱私安全方面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也是抑制醫院熱情的重要因素,配套政策和政策紅利還應盡快跟上。

在高解春看來,從醫院角度分析,國內衛生信息化發展主要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以財務結算為中心,通過提高醫院經濟管理效率從而降低醫院運行成本,該階段標志著衛生信息化的基本成熟。第二階段以患者為中心、以臨床為主線,通過提高醫護人員的醫療服務能力和工作效率,進而提高醫療服務質量,該階段的主要特點是所有信息共享在單個醫院內部完成。第三階段是以醫療服務信息共享與協同為特征,通過整合醫療信息資源進而提升整體醫療水平和效率。這一階段的主要特點是,信息共享在各醫院間、區域內部乃至國家層面進行。

“當前我們正處于衛生信息化的第三階段,雖然在某些地區各醫院間、區域內部實現了信息共享,但跨省市、國家級的衛生信息中心仍未建立。”高解春表示,此外,醫保部門的系統基本保證了醫?;颊呦嚓P信息的共享,但對于非醫?;颊叩男畔⒐蚕砣匀蝗蔽?。

隱私保護與信息共享并非矛盾體,配套政策法規需跟上

高解春表示,隱私保護和信息共享并不是一對矛盾體,相反,可以借助政府主導的公共信息開放平臺和市場化的專業機構,在保護隱私的前提下充分發揮信息共享的作用。他認為,衛生信息共享在未來可應用于互聯網醫療、移動醫療、家庭健康檢測以及人工智能醫療領域,并對這些概念進行了一一解釋。

互聯網醫療包括了以互聯網為載體和技術手段的健康教育、醫療信息查詢、電子健康檔案、疾病風險評估、在線疾病咨詢、電子處方、遠程會診、遠程醫療和康復等多種形式的健康醫療服務。

移動醫療指通過使用PAD、移動電話、衛星通信等移動通信技術來提供醫療服務和醫療信息,并能有效改善醫護流程和質量。

家庭健康醫療是以家庭為單位,利用5G、藍牙、WIFI等移動通訊技術和醫療監測設備,對家庭成員各項健康和疾病指數進行數據采集,從而實現對家庭成員全面檢測、分析、評估、提供健康咨詢和指導,并對健康風險因素進行評估和干預的全過程。

人工智能醫療以大數據為基礎,通過計算機模擬醫生的思維過程和智能行為,具有比傳統醫療服務更理性、穩定、準確的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應用場景都必須以衛生信息為基礎,高解春強調,這就需要政府盡快制定相關法律以明確規定衛生信息必須共享,從而保證人人都有權對醫療數據進行正常應用。國家衛生健康委也需要建立國家級的衛生信息中心,并建立國家引導的市場機制以完成醫療大數據的清洗和處理。

2020-08-31
?瀏覽量:0
人妻系列无码专区久久五月天,噜噜色噜噜巴网中文网,亚洲AV日韩综合一区二区三区,闺蜜把我腿打开用黄瓜自慰,国色天香资源在线,东北老女人大叫太爽了